[全职/叶莫]红衣 壹

源阿秋:

*拐了个人玩联文 @朝云暮雨 

*渣文笔深入qnq


 


叶修第一次遇到莫凡的时候,才刚过了十八岁寿辰。

叶修的父亲叶老爷子是闻名天下的将军,年纪轻轻便领兵征战沙场。叶修和他的双生弟弟都是在战场上出生,不过在硝烟里长大成人的却只有叶修一人。叶老爷子对俩儿子成为栋梁之材的期望就像他精忠报国的心一样坚定,从小在战场上摸滚打爬的叶修不负叶老爷子期盼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体质偏弱的弟弟叶秋在其母书香世家的影响下也顺利长成了一个知书达礼的翩翩公子。

那时天下太平,北方的蛮人被抵挡在长城之外不敢侵入中原。叶修每日同父亲与势力偏弱的敌人做抗争,在军中倒也有了“小将军”的称号。

叶修确实不辱将军之名,不管是体能还是智谋,他都算得上是个天才。所以叶老爷子更是对他爱护有加,还特地大费周章在洛阳城设宴,以庆祝他十八岁的生辰。

叶修在战场上混得久了,最烦的便是客套的宴席。他与军中的兄弟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快活。叶老爷子看出叶修对宴席的烦躁,倒是通情早早的放难得回城的他出去玩,只是规定了回府时间,另外派了不少人跟着他以防不测。

叶修自然是甩了那三五个跟屁虫一样的随从。他好不容易能浪荡一回,怎会让跟班们坏了好事?

洛阳城大的很,叶修却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他随处逛了逛,平常孩子们喜爱的戏剧游戏之类他统统略过。叶修虽仍是孩子心性,不过这好不容易挂上已成年的名号,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小孩游戏上。

没有目的地闲逛了有一个时辰,他盯着流动的人群看了一会儿,最后跟着几个奢华打扮的公子哥钻进了巷里。

那巷里和巷外简直是两个天地,到处是扭着腰肢招揽客人的姑娘。叶修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专供男人们风流寻乐的场所。

想来他已成年,虽然叶老爷子肯定是不会允许他去这种有损名节的场所,但偷偷进去看看,也不要紧吧?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叶修转到巷尾最冷清的“胭脂楼”。他四下看了看没有熟人,便跟着前来拉客的姑娘走进店里。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叶修眼里全是新鲜。他一踏进来便有不少的姑娘们蜂拥而至,这个拉着他手指内个扯着他胳膊。叶修心想他也没打扮的太过奢华,怎么会这么招人爱呢?低头一看原来是叶老爷子送他的上等玉佩还挂在腰上,他赶紧扯下来塞到怀里,引来姑娘们一阵嬉笑。

胭脂楼的管事妈妈见姑娘们围着一个小白脸转也不去招呼客人,气呼呼的下楼准备骂人的时候,一只手拉着她把她拖入了屋子里。那屋里的人对她说了几句,她立马下楼赶走了聚在一起的姑娘们,拉着叶修说楼上有贵客想见他。

叶修一下子白了脸,他生怕对方是叶老爷子熟人,要么回家后定免不了一顿责罚。

不想去吧,那人已经抓了他把柄。去了吧,显得太没面子。叶修不知不觉已经踏上了楼梯,他心一横咬咬牙,大步迈开准备去会会内个和他一样在这里风花雪月的“熟”人。


 


魏琛衣衫不整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梨木椅上,身边全是给他端茶倒水捏腰捶背的年轻姑娘。叶修眉毛跳了跳,顺手自己也拉过一个凳子坐下。

这魏琛他也算是熟悉的人,比他大不了几岁。两人在军营里认识,当初见面时还打过一架。

“老鬼,你怎么在这?”叶修捏起一块桂花糕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问他。

魏琛摆摆手让姑娘们先离开,他恋恋不舍的看着最后一个年轻姑娘合上门,才转过头面对叶修。

“这话不是我该问你吗,逃了生辰跑这儿来浪,不怕叶将军打断你三条腿?”

“呸,打断你三条腿还差不多。我说你为什么不来我府上,原来这就是你不来宴席的理由啊。”

叶修和魏琛俩人一见面就贫了起来,斗嘴这种家常便饭的事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意思。

等俩人都说累了的时候,魏琛凑到叶修身边,用胳膊肘撞撞他。

“怎么样,这楼虽然冷清,姑娘们姿色都还不错吧?”魏琛冲着门口努努嘴,“我可是这儿的常客。”

叶修仔细回忆了下自己被姑娘们围着的情形,她们不过是看上了他腰上的玉佩,若叶修寒酸而入,指不定被轰出去几百回。

“还凑合吧,只是没我看得上眼的。”

魏琛白了叶修一眼,那得什么样儿的才能入他法眼。

在心里低声骂了他片刻,魏琛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

“哎呦喂,你小子喜欢的难道是内样儿的?”

叶修有点懵:“哪样儿的?”

“装什么装你,”魏琛拉起叶修把他往门口带,“走走走大爷带你去个好地方。”


 


叶修跟着魏琛拐了好几个街巷才找到一家比看起来比胭脂楼还要冷清的青楼,从外面看完全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景象。虽然是晚上却紧闭着大门,丝毫没有要接客的样子。

“这什么地方?”叶修问,魏琛没有回答,扔下他就上去敲门。没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缝露出一条昏黄的光,开门人见来人是魏琛,赶紧给他让出一条路让他进来。

叶修跟着他进去,不进不要紧一进他就傻眼了。

这青楼里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点燃的蜡烛灯笼,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香气。而那衣着暴露的接客“姑娘”,如果叶修眼睛没问题的话,那根本不是姑娘而是和他年纪差不了多少的男人吧?!

这里的管事听说魏琛来了亲自下楼迎接,他打量了叶修几眼便问魏琛打算卖多少钱。

魏琛哭笑不得,他来这里这么多次什么时候搞过卖人的生意。他打发走凑上来的男人们,说自己是带自家小兄弟来开开眼。

叶修还没从突然的视觉冲击中缓过神,便有男人上去勾搭他。不得不说,虽然这里和他长这么大所接受的常识有点不符,但空气中迷人的香气和那些不亚于女人的身姿确实让他有点……不自在。


 


管事领着魏琛叶修二人向后院走,一路上他们所到之处无一不是寻欢作乐的男人们。叶修哑然,原来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寻求极乐的。

踏进后院的时候,一股凉风扑面而来。现在正值春末,天还有些凉,叶修裹紧了衣服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管事提着灯笼在前面领路,周围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叶修跟着管事和魏琛走在后面,也不知道他们要带他去哪儿。

突然,叶修觉得眼睛瞥过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动,他猛地站住向一个方向看去。魏琛听不到身后人的脚步声,刚转过头就看到叶修向着院子中心大踏步地走过去。

院中有一颗很大的柳树,那在动的东西便躲在树下。叶修一边感慨自己视力极佳,一边好奇的往前走。那“东西”的身影渐渐清晰,叶修仔细的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正在瑟瑟发抖的人!

瘦弱的人儿身上只披了一件连蔽体都不算的薄纱,双手被绳索死死地捆住,而绳索另一头紧紧地绑在树上。他就这样被吊着跪坐在地上,冷风一吹便不停地发抖。

“这是?”叶修头也不转就问,他知道魏琛和管事就在他身后。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雏儿。”管事扭着腰走过去,拉了拉绑住他的绳索,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不理他。

“是叫莫凡,几天前一个男人把他卖到我这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们这儿收雏妓的消息。那男人好像欠了一大笔赌债,正被仇家追,无可奈何才卖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管事蹲下,用食指抬起他的下巴,大拇指细细的按压着他有些干涩的唇瓣。“这小子有一口好嗓子,唱的曲儿我们这里的头牌都有点自叹不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爹把他卖到这里走了后他就怎么也不肯开口,怎么打怎么骂都不行。要是他肯唱哪怕一句,保证有不少的公子老爷排着队买他。哎,还可惜了我十两银子。”

“所以只好把他吊在这里吃吃苦头,实在不行就扔去随客人们玩。”

叶修握紧了拳头,管事说的平平淡淡丝毫没有波澜,可他看得到跪在地上的人在不停地发抖,尤其是管事碰到他嘴的时候。

透过薄纱,叶修能看到莫凡身上青紫的伤。不知怎么的他走上前推开管事,抽出藏在衣袖的刀割断绳子,一手捞起莫凡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这人我要了。”他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直叫唤的管事,抱着莫凡就往魏琛的方向走。


 


莫凡比他想象的还要瘦弱,轻的叶修几乎一只手就能拎起他。

他刚把莫凡放在床上,莫凡就猛地推开他退到角落里警惕的看着叶修。屋子里的温度比外面要暖和多了,可莫凡还是在不停地发抖,叶修知道他不是冷,而是在害怕。

“抖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叶修向莫凡伸出手,想拉他过来。莫凡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他,身体却是不怎么抖了。叶修的手在半空中放了好久,等到他意识到莫凡并不打算接受自己的示好时很干脆的收回手。

莫凡身上还是只有那一件薄的可以看得到皮肤的薄纱,叶修要了件衣服扔给他让他自己换上。他退到窗边,默默的看着窗外。

莫凡换好衣服,很自觉的下了床抓起桌上的点心大吃特吃。他已经将近两天没有吃过东西,此时正是饿得不行。叶修回过头看他,红色的衣服过于夸大,几乎是挂在他的身上。随着莫凡的动作衣服滑下,露出半边肩膀,和肩膀上青紫的伤。

叶修看着吃着东西的莫凡,有一瞬间觉得他简直比桌子上的点心还要美味。

他知道自己大概是不会动莫凡了,自己不会男人之间的爱抚方式暂且不提,莫凡的年纪实在太小了,个头都不及他的肩膀,叶修怎么会忍心碰他。

原本是打算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自己就走人的,结果叶修还是没舍得走。莫凡吃完点心就爬上床睡觉了,他是看准叶修不敢动他所以像个大爷一样。叶修无奈,毕竟他确实是不准备碰他。

床只有一个,叶修熄了蜡烛也没脱衣服就躺在床上。莫凡还算有点良知,给他留了一半的位置。叶修今晚是要了莫凡,但还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他盯着黑乎乎的屋子看了一会儿,便合上眼睛疲惫的睡了过去。


 
 


到半夜的时候,叶修感觉自己嘴上一片湿滑。在军营里他练就了睡不熟的本领,多年的习惯让他下意识的就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叶修衣衫不整,莫凡坐在他的身上正努力的解开他的腰带。莫凡看到叶修醒了只是怔了一下,随后他低下头吻上叶修的双唇,柔软的舌头将叶修的唇瓣舔的湿热。他眼里含着泪水尽全力吻着叶修,舌头小心的探入叶修嘴里与他纠缠在一起。

在莫凡离开叶修唇的时候,叶修听到他唇齿间露出的极其细微的声音。

“求你……求求你……要了我吧……”


 

03 Aug 2015
 
评论
 
热度(30)
  1. I1·Z源阿秋 转载了此文字
© I1·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