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ABO】甘

重楼蛇蜕・。・/ ・□・ノ☆☆;;☆:

0

假如血型是ABO性别。

大概是包O罗B的非典型ABO

ABO注意。

虽然没有直接的分级描写…ABO不适自行避雷。

AB的看剧情需要。

有些不知道的也会根据剧情有点改动。

没写过…有bug请指正。

1

“老大,靠你身上睡一下。”

包荣兴完全没有作为O的自觉,兴欣战队里非A即B,就他和方锐是O,纯O。

不过兴欣的各位都是好人,就算到了发情期也基本保持着理智。A也不会逮着个O就上。

很安全,各种意义上的。

包荣兴这身高,能把罗辑整个圈怀里裹成等身抱枕,罗辑虽然心里有点儿在意…不过,算了这有什么可在意的大家都是男人嘛。

这被O保护的感觉算啥事儿啊。

虽然AO有别…叶修是自制力特别强的人但是罗辑心里还是略不安。

噫,可惜自己是B。

心情复杂的罗辑开始了训练。

2

ABO性别觉醒真是新世界。

拎着大包小包的包荣兴皱了皱鼻子,老远就闻到了潮湿的烟草味,估摸着老大和魏老大就在网吧门口等着自个。

没有罗辑的气味挺可惜的。

好像以前也没留意过,小弟好像是B来着,好像是不管发情期还是平时信息素都很淡的类型吧。

3

包荣兴把烟放在叶修桌上,从里面抽了一支出来,抬头就看到了罗辑。

“喂小弟。”他兴冲冲打了招呼,把烟放回桌上。

“干嘛?”罗辑心烦了一上午,这会儿语气稍有不善。

接着包荣兴就扑罗辑身上了,这个头比起抱着个抱枕还多些,简直是加长特大号的抱枕。

“你信息素啥味道?”

这人怎么就知道点奇怪的东西…罗辑后颈给他折腾的有点痒,伸手去挠就摸到热乎乎湿漉漉的东西。

“…我靠好痛!你干嘛啊。”

被咬了一口,有点怪怪的味道…甜甜的信息素没两分钟就感觉不到了。

罗辑捂着后颈死瞪着包荣兴。

“魏老大说这样叫临时标记诶。”

“标记个屁,老子是B啊。”罗辑毛了。

“起码也是我标记你好吧…这样!”罗辑鼓起勇气踮了脚去够包荣兴的后颈。

“小弟你要咬我啊?”包荣兴倒是爽快,一蹲身给人够着了。

罗辑掐了他的背,死死咬了一口,就听到人疼的呲牙咧嘴的,接着就倒地上了。

4

罗辑扶着脚软的包荣兴下来的时候,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有深意。

豆花甜甜的淡淡的味道混着奶黄包的香味,绕的他也有点晕。

“哟,还以为我们大数学家是个老实人呢。”魏琛的声音混着雨后草地露水的味道一般的信息素扑面打了照应。

“别这样欺负人家。”方锐这个O的信息素有一种烤焦的糖苹果的味道,迷迷糊糊的包荣兴被扶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吸了几大口甜味的信息素。

罗辑强烈的不安了,那股甜腻的豆花味从圆 桌上下穿过,把昏昏沉沉的O裹了个严实。

虽然感觉上只是他才喝过甜豆花吧…因为B的信息素存在感有点低。

何况是…罗辑的。

“罗辑吃饭啊。”陈果在旁边看了半天,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包子这是…晕过去了?”叶修看了看这边,看了看一脸凝重的罗辑,“小罗,你…?”

“我又不能标记了他啊…”罗辑抓头,去他的B。

“哎,那别想太多了,该是你的总是你的。”烤苹果从对面发来问候,略挑衅的信息素浅浅绕了包荣兴的身子。

…甜的了不起啦。

还别说…兴欣的各位都挺甜的,大概因为这个才觉得很安全吧。

陈果是皮薄肉厚的橘子的酸甜味;苏沐橙的是新鲜橙子切开时汁水饱满洋溢的甜味,虽然都是桔类的B的信息素,不过意外的分的清。

叶修虽然是A,可信息素是很淡的烟味,唐柔的是冰块里的草莓解冻后清甜冰凉的信息素。

…等等除了自己和包子其他人都有一种纯天然的感觉why?!

“易感?”旁边的莫凡出声打断了罗辑的思路,莫凡这个A平时几乎感觉不出他的信息素,罗辑看了看他握着筷子的手,思考了下他是怎么解决的…

等等想这些做啥啊。

说起来一开始不就是包子这家伙被发现是个O了吗。

想这么多能长高吗!

“你刚说什么易感?”罗辑回过神来问莫凡。

5

方锐是作为一个O入的兴欣,换言之现在的兴欣没人知道一个刚觉醒为O的人该怎么过易感期。

“那什么…”方锐这么随性的人连抑制剂都少用,每个月都会消失几天。

“还是少用用那些吧,影响操作的。”魏琛的良知上线了。

罗辑紧张的目光在几个A身上扫来扫去,唐柔叶修魏琛莫凡…不不不行万一包子被标记了那可不行啊。

罗辑稍微奢望了一下就想起来B是不可能标记O的。

不过看着包荣兴这表情罗辑也狠不下心去不管啊。

6

之前不是自己也咬了他吗,为什么易感的情况这么严重。

靠,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这和我知道的不一样。

妈蛋!你不是个O吗!

罗辑被包荣兴压在床中间,包荣兴趴在他身上呼呼喘着,罗辑抬脚都不能踹他下去。

奶黄味啊…

罗辑还没吃午饭,饿了。

“是你先勾引我的啊。”罗辑咽了咽口水,扶着包荣兴的身子想把他扳下去。

…擦力气真大。

罗辑尝试了半天,搬不动。

得了委屈下自己的床吧,罗辑想起身去睡包子的床的。

包子迷迷糊糊感觉着有什么不对,一手撑了枕头一边的硬是把人圈回怀里。



夭寿啦Omega成精啦!不对…不是这要干嘛啊。

包荣兴浑身发烫的贴了他,感觉身上好像都在出汗,大长腿滑进他腿间拿膝盖去顶开他的腿。

…卧槽!

罗辑感觉自己要给一个汗流浃背的奶黄包子闷死了。

——

TBC

我字数又满了…明晚见。

真的是包罗,信我。



03 Aug 2015
 
评论
 
热度(36)
  1. 夕焼けの棘と火の雲夕焼けの棘と火の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彩霓眠龙居★
  2. I1·Z夕焼けの棘と火の雲 转载了此文字
© I1·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