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和他的垂耳兔(番外)

安常在:


*
自从成为教练的叶修带着刚退役的莫凡去国外溜达一圈顺便领了个证回来的时候。
兴欣炸了。
“靠靠靠!老叶你丫的给我带了啥?!”方锐一脸的怒:“这是个啥?充气娃娃?”
“你能不能有点文化?那是俄罗斯套娃。”叶修白了他一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玩荣耀:“哎哟,现在发展如何了?”
陈果摆弄一个玩偶公仔回答:“你和莫凡出去也才两个月多一点,能有什么大的变化。”
旁边的苏沐橙笑着把其中如果一个软乎乎的大布偶交给唐柔:“这个好玩。”
“哎!老大!我的礼物是什么?”包子好奇地跳出来,连带着罗辑也在旁边看。
莫凡从厕所里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就走到已经打开的行李箱旁边,默默摸索出一本写真集,递给包子。
“哇塞!!是XXX的写真?!诶!莫凡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运动员?!你真棒!”包子激动地抱上去晃了两下。
叶修飞快甩了个白眼过来。
安文逸接过自己的礼物:“......计算器?”
叶修笑道:“是很高大上的计算器,反面还刻着你的名儿。”
魏琛这时大叫:“我靠!老叶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安全套?!”
叶修:“......老魏,那是我的。”
莫凡:“......”
其他人装作没听到立刻做自己的手头上的事情。
魏琛:“啊哈哈,原来是那个烟灰缸啊?真好看!啊哈哈......”
叶修随手烟灰缸甩他脸上,发出咚的一声。
罗辑笑道:“我们看到你们发来的照片了,你们还去了趟加拿大?”
莫凡点头。
“哦!对了。”陈果拿出一张报纸:“你们出去后电竞之家有来专门采访我们你们的行踪。”
叶修好奇心起拿过来一看。
不管记者如何提问,兴欣对外都称:莫凡退役后当然旅游休息了呗。
至于叶修呢,做教练呗。
莫凡也拿过来看了几眼,点点头。
只要叶修还没退役,电竞圈注定不太平......
叶修抽了根烟,当初他也想干脆陪莫凡一块儿退役得了。莫凡却义正严辞地说他的退役不止是电竞圈的缺憾,也是他自己的抱憾。
于是为了叶修做了兴欣教练,既不在风浪头上也安逸地拿着工资打着荣耀。
莫凡做了叶修当初的工作:网管。
其实作为前兴欣职业选手,又是教练的家属,陈果给他的活也就白天坐在前台记录。
虽然也有人可惜他二十四岁就退役,但是对于正常情况下,确实已经是黄金时期后期了。
“哎,莫凡。”叶修靠在椅背上,问:“什么时候愿意和我回家去?”
说到底,这证领了,柜也出了,家人还没见一个呢。
说实话以叶修的家庭教育情况来看,人家老爹就算有心理准备了也得一巴掌忍不住呼上来,倒是人家莫凡家里,纠结了三年也冷静下来了。
莫凡认真思考了一阵。
方锐翻了个白眼:“我说也差不多可以了,再怎么样当爸的也想自己儿子回去看看啊。”
陈果也说:“就是,要不学电视里的深情表白?说什么我非他不可?”
唐柔笑道:“那这两人可都说不出口来啊。”
苏沐橙捏着瓜子提议:“这样吧,回去呢先跪下,磕几个头就可以了。”
安文逸扶了扶眼镜:“作为大部分同性恋家长,初期是强制性扭转孩子的性取向并且施加暴力也有可能,但是三年了他们会渐渐放弃,转变为不接受不阻止的状态。”
众人看着他:“......说通俗点。”
安文逸无奈:“就是现在是安全期,但是也不会给莫凡好脸色看。”
叶修挑眉:“我倒是回不回家都无所谓,但是叶秋让我回去,要不就不管他了?”
魏琛:“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听他的回去么,这次怎么了?”
叶修做出一副苦恼状:“以前是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也不敢回去,现在是我有媳妇儿了,老头子也支持我玩荣耀了,总不能故意不回去吧?”
众人被他口中的“媳妇儿”刺激到了。
莫凡说:“明天就回去吧。”
叶修诧异地看着他。
“一起回去。”

*
叶修的父亲果然相当庄重严肃,颇有军人气势,莫凡第一眼就是叶修不是亲生的。
然后看到叶秋明明和叶修长的一毛一样却有着截然相反的精神风貌,莫凡再一次怀疑叶修的身世。
“哼。”这是叶爸给的最多的反应,叶妈倒是文文静静的,贤淑端庄,浅笑着招呼他坐下。
沙发上,叶妈去做饭了,叶爸和叶秋坐在对面盯着叶修旁边的莫凡。
气氛一时尴尬。
“怎么称呼?”叶秋先微笑着问。
“莫凡。”叶修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似笑非笑,叶秋瞪了他一眼。
“今年多大了?”叶秋又问。
“二十四。”叶修又回答。
“现在退役了在哪里高就?”叶秋继续问。
“网管。”叶修继续回答。
终于叶父先怒了:“我问的是他!不是你!”
这一声吼的太突然,莫凡被吓得一呆,傻傻地看着他。
叶父看着莫凡,眼中的怒火稍稍缓和,“你家人怎么说。”
莫凡想了一下,老实回答:“说我开心就好。”
“......”
叶秋趁家父还未暴怒,立刻笑道:“这次你们战队又拿了冠军吧?”
莫凡看了他一眼,“嗯。”
然后就是冷场。
辛亏母亲走出来笑道:“饭做好了,都来吃吧。”
所以这顿饭吃得相当尴尬。
莫凡面无表情,但是叶修知道他心里不好受。
“以后打算怎么过?”家父又问了一句,却并没有正眼看他们。
叶修刚要说话,莫凡居然抢先开了口:“像平常人一样过。”
“哼,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是不正常!”叶父像是被开启了某个开关,狠狠把碗摔在桌上,声音洪亮。
女主人一脸淡定似乎并没有要出声阻止的意思。
叶秋一看不好,刚要说话。
“这和我们过平常日子有什么关系。”莫凡不依不饶地说,依旧是毫无表情,语气没有一丝波动,然而叶修的眼神是相当的笑意。
“你才二十四岁,现在和叶修分开还可以回头!”叶父被惹怒一般执意要说完所有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怎么办?”
叶修挑眉:什么意思?老头子嫌自己老?
清了清嗓子,叶修要发言。
莫凡一本正经回答:“谢谢叔叔关心,但我不接受,你继续说。”
这话!分明和唐柔当初否决自己的赌约的话一模一样!
当初记者惊得目瞪口呆。
此时的叶父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无赖的话,两眼一瞪,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噗嗤!”叶秋猛地笑出声来,看到叶父等着自己立刻正色继续吃饭。
叶母一脸温和:“还打算吃饭吗?”
叶父默默端起碗筷吃饭。
叶修:“......”
好想录下来刚才的一段,这要是回去给大家看了可不得笑死。
经典呐!

*
因为叶父明显的不悦,于是叶修也没那胆子带莫凡住下,俩人住在附近的宾馆里。
叶修带莫凡四处逛了一圈后,两人回到宾馆。
“先洗澡。”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替他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笑了笑:“等下有事儿跟你说。”
莫凡点头,拿出换洗衣服就进去了。
坐在床上的叶修打开电视,嘴里叼着一根烟,心里想着如何说明。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叶修心猿意马......

*
等叶修也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莫凡已经靠在床头睡死过去了。
叶修想:这小子怎么那么不解风情呢。
俯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
莫凡一动,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什么事?”
叶修挑眉:“明天再说吧。”
莫凡一听,直接坐端正:“说。”
叶修:“......就是我想着,你要不找份合适的工作?当网管我觉得真的太浪费。”
莫凡思索了一下:“复出?”
叶修看着他好笑的目光,心想你连开玩笑都一本正经。
“嗯......”莫凡又开口:“俱乐部。”
叶修一愣。
对啊,兴欣现在也有很多赞助争着支持,俱乐部培养新人也是迟早的事,本来就在考虑灌注新血液了,不论哪个战队都是要做的第一件事。
叶修狠狠亲了他一口:“真聪明,明天给老板打个电话提下这事吧。”
说到这里,莫凡正色:“你也要买手机。”
本来是为了躲避,现在既然没必要了当然联系更重要点。
叶修毫不犹豫点头。
然后扑倒仓鼠,开始做羞羞的事了。

*
后来,兴欣俱乐部正式建立。
陈果是总经理,莫凡做了俱乐部的副经理,也协助筛选人员加训练。
学员们经常看到心目中一直期待的大神叶修跑来俱乐部青少年训练营里......泡副经理。
“怎么能说是泡呢。”叶修对此相当不屑:“我这是体恤家属。”
开始,少年们怀着一颗崇拜的心看着叶神。
再后来,麻木的少年们做到对某人公然调戏面瘫副经理的场面熟视无睹。

“莫凡,我爸说周末回家吃个饭。”
“好。”
今天,仓鼠和他的垂耳兔也是恩恩爱爱的~


08 Aug 2015
 
评论
 
热度(51)
  1. I1·Z一口毒奶 转载了此文字
© I1·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