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苍阑墨:

叶修x莫凡

欧欧西

莫凡视角

莫凡内心吐槽帝

莫凡孤儿人设

偏阴暗

如果都能接受,那么以下






01

我不会得到爱了。

小小的孩子看着父母的遗照,他没有哭。

他被一个亲戚收养,那人纯粹是把他当佣人使,一旦有一点做的不好就非打即骂。曾经开朗的孩子话越来越少,他依旧不曾哭。

就这样苟延残喘的长大。

02

十二岁,他跑了。

小孩子在外面,为了吃饭什么都干,也就是他是个男的,不然早就连他自己都卖了。

不过后来也就安定下来了,也许是天赋的缘故,他在荣耀中成为了一个拾荒者,臭名昭著的同时,也著名着。他渐渐做到了拾荒者的巅峰。开始有战队看重他的技术对他进行招揽,可他对此不屑一顾,太多年独来独往,本能的习惯远离人群。他已经不适合什么团队了。

更何况打游戏不过是为了活着,活着就可以了。职业联赛冠军?那又是个什么玩意。

有什么值得我去拼搏吗,有谁值得我去拼搏吗?

03

他的账号卡,毁人不倦。多适合他。

既然得不到爱,又谈什么付出。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完美的时机出现,抢能抢到的,杀能杀掉的,塞满自己的背包,然后跑掉,多么完美。

唉,为什么还是被追上了,这个穿的花花绿绿跟招贴画似的是什么鬼,好吧这不是重点,打不过也就算了,为什么还甩不掉。

追杀的人比以往要多,但那并不是追杀我的,而是追杀那个招贴画的。

于是莫名其妙的,我就变成了他的同伙,可是这人明明就是个蛇精病吧,脱战了还不下线,还说什么要自卫反击。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天仗,从公会高手打到职业选手。

可是为什么我还会跟着他?

因为他很强,追随强者,这很正常,对吧。

04

莫凡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拾荒者这种职业,被人追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更何况他把拾荒都做出名气了。

他从来也没怕过这个,毕竟他的技术在网游里也算上层,逃跑技术也算高超。跑掉了不就没事了。

但是这个人,这个穿的花花绿绿跟兔爷似的家伙,真难缠啊。

多大仇啊?连小号都不放过啊。

你都那么强了,还要带人来揍我啊。

我拿你什么了你至于这么打我。

招人去战队不是要各种供着吗,你这是什么毛病。

你再这样爷就要去吃风了。

然而风是不好吃的,再这样爷就去吃你。

以上选自莫凡内心刷屏的弹幕。

当然从外表看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脑屏幕。

在又一次被围堵之后,他突然开口,就是一个"好"字。

05

他们在追求的是什么。

那些人,无论是那个玩枪炮的女孩,还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包子,亦或者好胜的寒烟柔,还有那个很明显已经岁数很大的术士。

还有那个散人君莫笑,叫叶修那个。

他们所为之努力的。

目标,梦想,胜利。

是勉强维持生计我从未体验过的。

追逐的感觉。

05

这是他的第一场比赛。

他看着对面的元素。

正如他拾荒一样,他等待着,直到对方失去耐心,成为他的战利品。

这是拾荒者的素质。

打得也许不漂亮,但有用。

下场时叶修拍了拍手"打得不错"

并不想去搭理他。但是,似乎有什么理由,去努力了啊。

06

输得还是挺惨的,对肖时钦这一场。

几乎完全的被压制。

这种完全的无力感啊,上次体验是什么时候了,哦,被叶修追着打的时候。

并不指望听到安慰或者苛责的他对那些嘘声置若罔闻。童年的殴打,拾荒多年的辱骂,这东西真心对他什么都不算。然而他却依旧听到了叶修那句话:“有些时候,技能留着比用出去要好。”

他思考了一下,还是在回到座位时嗯了一声。

就算很讨厌他,但是他说的毕竟是对的。认同正确的,而已。

06

对嘉世的挑战赛,最终还是赢了。

那就赢吧。

只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并不似那个戴眼镜的学生,那种兴奋和喜悦。我却不能感受到。

为什么呢?

我所追求的,我所希望的,不是冠军。

那是什么?

不会吧,不可能吧,开什么玩笑。

那个蛇精病。

06

就怀着这样的心情战斗吧。

烟花式打发也好,拾取对手的血液也罢。拼尽全力去战斗吧。

为了和他并肩。

就算很清楚的知道,并不会有什么结果。越是深入这个圈子,越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越是知道这种心思,多可笑。

呵,他知道的话,会是什么表情。

不敢想啊。

07

总决赛结束之后,每个人都很疯狂。

赢了很好啊,真的很好啊,真的很高兴啊。

可是他会走吧,正如那个晚上,他偷偷溜去他的房间,听到的梦话那样。

错综复杂的情绪交织成破碎的表情。

夺冠那天晚上,几乎每个人都喝高了,哦当然没有叶修,这人新闻发布会都没来,自然庆贺的时候也没找到。

喝的东倒西歪的莫凡自觉做了个梦。

大约是叶修跑过来数落他的拾荒者品性真是到了一种丧心病狂的地步,真能忍逼着哥来找你什么的。

都说酒状怂人胆嘛,莫凡怂不怂先不提,但是喝高了胆子真心大,心说做梦就做个够本,干脆拿着还没捂热的冠军戒指往叶修手里拍,叫嚣着老子要娶你。至于最后叶修一挑眉把他扑床上了只能让他更坚信这是个梦而已。

08

宿醉造成严重的头痛,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果然是梦呐,看着床头柜上冠军戒指,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雾草腰好疼,这是他的第三个,等等woc!!!

他一把抓过戒指。

戒指还是戒指,大家的冠军戒指看起来一样,队长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戒指里塞着一团纸,他迅速抽出来,内侧刻的字ye xiu。

他想跳起来,他想跑出去,他想有什么发泄一下冲天的喜悦。

结果……卧槽老子的腰啊。。。

然后他终于记起了纸条的存在。

“小莫,哥去买早餐,不管你是要庆贺,还是要打人,都不要乱动,会腰疼,顺便床头有药。”

他看着那管药膏,突然有点想那个黑白的福娃。

09

我在很多年之后还是得到了爱。

并且在此基础上,我可以去爱人。



17 Aug 2015
 
评论
 
热度(42)
  1. 血刃冰皇星阑 转载了此文字
  2. I1·Z星阑 转载了此文字
© I1·Z | Powered by LOFTER